无标题文档
田野里的收获
2019-05-09 11:49:15

1976年9月6日,我们来自不同家庭、不同地方,从不同中学毕业的4个男生和2个女生,积极响应毛主席“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号召,伴随着激情澎湃的革命歌曲:“像那青松迎着风雨茁壮成长/像那江水滚滚不息流向海洋/红旗下我们在成长/奔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到工厂,去农村,一颗红心红似火/经风雨,见世面,胸怀祖国志如钢/毛主席的红卫兵,青春献给伟大的党”,兴高采烈地来到位于玉溪坝子西边山脚下的农村——玉溪县春和公社红(黑)村大队第二生产队插队落户,开始了两年多的农村劳动生活。

劳动锻炼

在我们上中学的时候,每个学期,学校都要安排我 们“学工、学农”一月左右,增强劳动意识,培养劳动能力,为“上山下乡”打基础、作准备。然而,插队以后,劳动让我们确实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每一次劳动,就是对我们进行一次意志的磨炼,心灵的净化,价值观的改变。手上的老茧,肩上的红印,黝黑的皮肤,就是我们当时最真实的劳动见证。

插队的第一天劳动就赶上抖谷子,这种活计是秋收季节的农忙时刻,是一项在农活中比较辛苦的劳动之 一。在抖谷子的过程中,要把割下的稻穗递给踩打谷机的人脱粒,这就需要赤足在稻田里来回走动,稍不注意脚掌就会被谷杈戳伤,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为了不让社员笑话,我咬牙坚持着。割稻才半天,我的右手掌就被镰刀把磨起两个血泡,左手的虎口上也被磨开了一个血口子,每割一次稻,我的双手都钻心的痛,为了图个好的表现,我默默地忍受着。不但如此,“秋老虎”的天气还特别的闷热,全身上下汗淋淋的,有时还要到盛谷子的掼盆里“刨堆”(打谷机下面的谷子满了,就要刨开,便于继续脱粒),“谷毛”(谷皮上的细绒)就会到处乱飞,往肚子、身体里钻,奇痒难忍。天热难耐,口渴难忍,虽然队里都会安排人送水到田间地头,但不是开水,而是井水。我不敢喝生水,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我便含口水在嘴里,让快要“冒烟”的嗓子得到暂时湿润。这使我初次体会到农活的艰辛,农民的不易。

一天的劳动结束了,我第一次拿到工分,心里很高兴,因为这是用我自己的辛勤劳动换来的,我为自己从此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而感到光荣和自豪。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割麦、挖田、修沟、打坝、出窑、淘藕、铲谷杈、培烟土、栽红薯、挑土方等基本农活,每一样都虚心向农民学习,自觉实践。在得到锻炼的同时,又品尝到了各种劳动的酸甜苦辣。

夏季的一天,早饭后,按照队上的安排,我和社员一起到村后的烤烟地里“掌烟土”(为烤烟培土)。我们一边劳动,一边说笑。时间过得很快,眼看就到午后两点来钟,身后的烤烟地里已被我们打理了一大片,心里不免有点成就感。就在这时,一不小心,左脚内侧的脚踝上被锄头铲了一个口子,顿时鲜血直流,疼痛难忍。附近的一位大叔看见了,马上热情地递给我一小撮黄烟丝,让我敷在伤口上,血止住了以后,我仍然坚持着,直到收工,才一拐一拐地走一公里多路到村里的合作医疗室诊治,缝了两针,现在还留有疤痕。这,让我练就了坚强。

第一次到生产队的台山上劳动是在一个上午,我挑着约60斤的化肥到距离三四公里远的台山劳动,一路 上不时爬坡下坎,很不好走。到中午时分,太阳当顶,烈日炎炎。自己不认识路,不能停下来,只能跟着大家艰难地往前走。爬了一段坡以后,就觉得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我累得满脸通红,气喘吁吁,豆大的汗珠一颗颗往下滴。这时,我才真正知道什么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和睦相处

我们6个青年人,分在一个知青户。生产队将村里一楼一底土木结构的老屋分给我们,楼上是女知青的宿 舍,楼下是我们的厨房,男知青则安排在数十米开外队上仓库里的小楼下居住。从此,我们过上了“日出而 作,日落而息”的农民生活。煮饭、种菜、上山砍柴、喂猪、养鸡等家务活,我们都学着做过,深谙当“家”不易之理。灶是传统的老灶,土基砌的,锅也是传统的大锅,直径一米多,蔬菜主要靠自给,菜地分到个人栽种。第一年,国家定额供给每人每月粮食30斤、伙食补助费8元。有肉食供应,每月还能打打牙祭,吃上一两次肉。但到第二年,就成为名副其实的农业人口,国家取消补贴和供应,有时候下饭的小菜都不能保障,6个人只能将就着一碗韭菜汤对付一顿饭。这时,才知道 “不当家,不知油盐柴米贵”的道理。

知青户实行轮流煮饭,一人要连续煮五天,每天两餐,有时晚上还吃夜宵,一般是熬稀饭或煮面条。吃饭时,大家围坐在一张未油漆过的旧四方桌边一起吃,不限量,像一家兄弟姊妹似的。当时,生活用水要到近一公里的水井里挑,每担水都有六十来斤,路上还要爬坡上坎儿。起初,挑一担水就会累得气喘吁吁,以后就不觉得累了。轮到女知青煮饭时,作为男知青,我们还是会积极主动地帮女知青挑水或做其他重活。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月,有时只能用咸菜下饭。我们几个试着腌韭菜花,剁鲜辣椒时,我边剁边用手拢 辣椒,待腌好之后,我的左手掌火辣辣的,难于忍受。 这时,其他同伴有的找来烧酒为我擦拭,有的抬来冷水,让我将手浸泡在里面,减轻烧灼之痛。这让我倍感亲切。

煮饭用的燃料,除了生产队供给我们一些外,我们还要到20多公里的山上砍柴。第一次砍柴,在几个同 伴的帮助下,我第一次爬上了约七、八米高的大树,风很大,树被吹得摇摆不定,我紧紧抱住树干,不敢动 弹,风势稍弱后,我刚要举刀砍干树枝,却低头往下一看,只见树下尽是荆棘丛生,怪石林立,倘若摔下去,那将是……真不敢往下想。树下的同伴鼓励我不要怕,要坚持。有同伴精神上的支持,我在颤抖中顺利地完成任务。

这样生活了两年多,虽然大家各奔东西,但是一种特殊的关系始终将我们联系在一起,那就是被称为“知青”的一群人。

鱼水情深

我们刚插队的时候,对生活不顺心,对环境不适应,对劳动不习惯,每个知青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畏难情绪。正所谓“娃娃当家,饿死全家”,存在诸多困难。为此,小队的领导和不少社员都会帮助我们。生活上,有时我们的柴烧完了,队上会将烧窑用的煤给我 们一些;蔬菜没有了,队上就让我们到水芋田掰“芋头苗”,有的社员也会送点洋芋、青菜、白菜、咸菜等给 我们以解燃眉之急。劳动中,由于我们体质单薄,体力不够,队上有时会照顾我们做一些称秤的活计,或晒场上翻晒谷子,或做清扫等一些“轻巧”活计;同社员劳动时,我们动作慢,身边的社员总会默默地帮我们,不至于我们落在后面。插秧时,为不让我们被围在田中央,她们也会顺手帮我们多插两丛,这些默默地帮助时刻感动着我们,至今仍难以忘怀。

村子有一口水井,井深约2米,井水少则约1米深,多时2米左右,井宽约2米见方,上无遮拦,也无井栏,井边用青石板铺砌。井水喷涌,清澈、甘甜,长年不断,全村多数人都用这口井水煮饭、洗菜、洗衣、 饮用,过路人口渴了也会到井边打水喝。但是,每年的夏季井里长青苔;春、秋两季起风时,又会将水井周围的尘土、树叶、乱草等赃物吹进井里,污染水源,影响水质,威胁着村民的健康。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 上。几个人一商量,一致认为每个知青都是村里的一分 子,何况我们也饮用这口井水,为村里做件好事也是应该的。于是,为了让村民在春节喝上洁净的井水,我们知青相约着一起动手,有的在井下舀水,有的在井上提 水,有的在井里打捞杂物,有的在井边冲洗石板。虽然 天有点凉,但是大家干得热火朝天,心里暖洋洋的,不一会儿,就做完了清洗水井的工作。事情虽小,却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称赞。从此以后,村民每年都养成清洗水井的习惯。

我们的一个女知青,从小能歌善舞,上学时是学校的文艺骨干,插队后用自己的特长,经常热情、耐心 地辅导村里的文艺队。编舞、教舞、报幕、领唱、独唱等,样样都积极、认真地对待,一丝不苟,为丰富农村文化生活奉献出自己的辛勤和汗水,深受大家的喜爱。村里的许多年轻人都喜欢到我们知青户来玩,其中 有不少和我们打得火热,有几个比我们年长几岁的青年农民,家里有单车,我们有事用车,就去找他们借,每次他们都不含糊。当时农民家里有单车的为数不多。我所在的生产队每个劳动日(十个工分)的分值是四角四分,男知青劳动一天得八个工分,女知青得六分,经济收入可想而知。直到现在,我们还和他们有交往,他们有难事,也找我们帮帮忙。

自得其乐

农村生活是清苦的,特别是精神文化生活就更加枯燥乏味了。对文化生活的渴求,对于我们这些远离父母在农村务农的年轻人来说,显得更加强烈。于是,劳作之余,我们便尽可能地丰富我们的文化生活,以消疲劳之躯。

一个知青伙伴从家里带来了一把当时在年轻人中最流行的一种乐器——吉他,除了弹奏《我爱北京天安 门》等革命歌曲外,我们似乎更喜欢弹、唱邓丽君演唱 的《夜来香》等流行歌曲,因为觉得新奇、神秘,不过 当时被认为是靡靡之音,不敢大声弹、唱。尽管如此, 我们还是觉得精神清爽许多。

图片1

1978年2月27日,玉溪县春和公社红村(现黑村)知青合影 二排:潘志良(右二) 李跃(左二)


另外的文化生活就是看电影。只要村里晚上放露天电影,我们都会邀约着去看。由于很少放电影,所以,天还未黑就有不少人把自家条凳、椅子搬到放电影的地 方——晒场上,认好位置,迫不及待地等着看电影。每次只放一部片子,经常放的有:《英雄儿女》《洪湖赤卫队》《刘三姐》等。轮流着在邻村放映,我们都去看,且百看不厌。一次,城里电影院放映越剧《红楼梦》,我们几个男知青便步行约四公里去看,回来的时候夜已很深,住所外的大门已销,我们只好翻墙进去。事后,被生产队主任骂得不敢作声,但心里很满足。

我们每年都征订有《人民日报》《云南日报》和《参考消息》三种报纸,傍晚收工后,常会有一些和我 们年龄相仿的社员到我们知青户里来聊天。我们闲谈之中,自然而然地便将报上的新闻和国内外形势传输给他们,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获取知识,开阔视野。他们也在不断地影响着我们,虽然他们的物质生活不如我们,但他们的劳动强度要比我们的大,工分要比我们挣得多。因此他们那种吃苦耐劳、艰苦朴素的精神坚定着我们在农村艰苦的条件下继续干的决心,激励着我们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在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让我经受住艰苦的劳动锻炼,培养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困难与挫折的意志品质,以及为祖国和人民勇于献身的奋斗精神。使我在磨炼中迅速成长,从而奠定一生心智和意志的成熟;使我的社会人生经验更为丰富,精神世界也变得较为充实;使我亲身感受农村环境的艰苦,生活的艰难,劳动的艰辛,了解农民、了解农村,进而了解国家。逐步养成尊 重吃苦耐劳、积极向上、勤俭节约的良好习惯,这使我终身受益,也是我们这一代人所特有的宝贵精神。

【作者】玉溪市高新区地税分局?潘志良

无标题文档
  •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玉溪市红塔区委员会技术支持:玉溪网
  • 滇ICP备17001110号-1春节bet36体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