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我的知青年华
2019-05-27 17:54:25

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1976?年?7?月,我在玉溪一中初中毕业,因“文革”?中父亲不幸遇难,母亲原是随军家属,一直没有工作, 迫于生活的艰辛,我放弃了继续读高中的愿望,选择自 食其力。当时有一句很时髦的话叫“一颗红心,两种准 备”。也就是两种选择:按当时政策规定要么响应毛主 席号召“上山下乡”,要么就是等待招工参加工作,何 去何从命运全由组织决定。我毕业时已处于知青时代的 后期,知青的境况、政策已发生了许多变化。因此,对 “上山下乡”我也并不陌生,少了许多迷茫、忧虑、悲 观。原因有三:第一,当知青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是 时代的呼唤,是无上光荣的。第二,“知青”并不是要 扎根农村一辈子,几年后就可以回城找到工作,前途还 是光明的。第三,“知青”不必远离千山万水,本地就 可以安排。玉溪一中高?74?级毕业生在玉溪县红村大队


当知青时,我作为一中的在读学生曾去参观过,听取过

他们对知青生活的情况介绍,对知青的生活、劳动有所 了解。居于上述三点考虑,初中毕业后我始终是一颗红 心、两种准备,听从组织的召唤。

1976?年?8?月中旬,我家里接到通知:按政策我被划?定为下乡知青,列在党群政法口。9 ?月 ?3 ?日,我们这批?知青共 ?101 ?人在县委礼堂参加“知青”动员大会,县委?领导作动员讲话:一是形势问题;二是以阶级斗争为纲,?进一步加深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伟大意义的理解;三是?下乡的任务;四是全面落实党的知青政策。讲话重点:

“知识青年需要农村,农村需要知识青年。知青上山下 乡,对于我国经济发展和政权巩固,关系极大;对于反 修、防修,缩小三大差别具有深远的意义……发展农业 机械化,搞科学种田,就需要有一大批有社会主义觉悟 的、有文化的劳动者,为农村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增添 力量。”听了县委领导的动员讲话,我作为?101?名知青 中的一员,对“知青”这一概念有新的认识,同时也深 受教育和启迪。特别对在农业学大寨、在建设边疆保卫 边疆中涌现出的杰出代表金训华、邢燕子、侯隽有几分 敬佩和崇敬。

一方热土 磨炼身心意志

1976?年?9?月?3?日,在县委礼堂听完知青动员报告


后,我们 ?101 ?名知青按不同知青点分别和家长坐上卡

车,依次直奔知青点。党群政法口知青有 ?13 ?人(男 ?5

名、女?8?名):宋光海、李智勇、葛跃、施南鸿、范元 兴、谢丽萍、周曼平、苏喻汝、李利民、李跃平、刘小 玉、屠玉华、丘琼。

大约三点钟,我们到高仓公社梁王坝大队台山,知 青及知青家属听取公社党委书记张学武、梁王坝大队支 部书记姜学才对当地情况的介绍,对上山下乡接受贫下 中农再教育,参加农村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 13 ???名知青表示支持和欢迎。知青家长代表周国云、知?青带队领导赵永喜作表态性发言,表示孩子们将一定虚 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劳动生产中磨炼革命身心和 意志。散会后参会人员及台山?15?位社员在院落当中放 上簸箕,端上饭菜共进晚餐。尔后知青们依依不舍地和 家长告别。紧接着就安排住宿,5?名男知青和带队领导 赵永喜被安排在一楼?24?平方米的房间,8?名女知青被 安排在一楼?40?平方米的房间。一切忙碌完后天已经黑 了,这时我们才知道这里还没有通电,晚上照明是点煤 油灯。尽管这样,我们把床铺安排好就聚在堂屋聊天。 因为毕业于不同的学校,彼此之间都不认识,又来到一 个新的地方,大家都很兴奋,就这样大家聊天聊到大约 凌晨?2?点才休息。

第二天,我们男女知青不约而同地起得很早,洗


漱之后,在台山主任姜俊贤的带领下,一起走进田间地

头、果林、茶园,认识我们将开始生活、劳动的新环 境、新地方。

梁王坝大队“台山”,也许是农业学大寨的缘故, 当时公社、大队、小队都有战天斗地、改造荒山的基 地,因基地都在山上,所以统称“台山”。台山距县城 八九公里,这里有青山绿水,有田、有地,有成片的 松树林和果木林,有直通县城的公路。听台山主任介绍 说,这里春天是花开满山,秋天是果挂满树,有桃树、 梨?树、李子?树、佛手?树、香橼?树、板?栗?树、?茶?树?等, 真可谓“世外桃源”。在绿树丛中矗立着一幢呈“凸” 字形的、两层土木结构的房子,坐南向北,南面是六间 大房子,东西两侧是两排相连的平房,中间是院子。台 山的牛、马、猪、鸡圈舍及我们知青和社员就被安排在 这里。

我们?13?名知青都是城里长大,初到台山时,也曾 饱尝知青生活的酸、甜、苦、辣。其一是不通电,晚上 山里的寂静显得日子过得很慢、很慢,总有度日如年的 感觉;其二是饮水条件差且不卫生,虽然在台山附近就 有田房水库,但水流到居住地有五六公里,雨季洪水 把牛马粪冲到沟里,因此煮出饭来米汤是红的,我们 称它为“老瓜汤”,饭菜有牛屎马粪味,开始有的知青 一吃饭就作呕,有的常闹肚子;其三是居住拥挤空气污


浊,宿舍四周都是牛、马、猪、鸡圈舍,炎热的夏季刺

鼻难闻的气味引来大量的苍蝇和蚊子,使人很不舒服; 其四是吃饭不习惯,早餐?9∶00,午餐?15∶00,晚餐?21∶00,而且没有油水,一顿只吃一至两个菜,一个 月吃?1~2?顿肉。因我们知青没有单独开伙,定供知青 的米、油、肉都和?15?名社员同吃;其五是农忙季节劳 动强度太大,有的知青难于支撑。农闲时,我的工作 主要是翻挖果园、茶园,采茶和往地里施肥,果熟时 主要是采摘果子,但农忙时收麦、挖田、栽秧、收稻 谷还是很辛苦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方面是人都有适应环境的本 能,一方面是我们的居住环境也发生改变。一年后,由 于高仓公社、大队以及我们带队领导的积极努力,台山 上通电,新建知青住房。新房为上下两排,中间是庭 院,做到?2~3?人住一间。在这么一种环境中,大家都感 到很欢心。白天,无论是在田间劳作还是在山上采茶、 摘果、挖田、挖地,回到宿舍,大家都是在欢乐的大集 体中度过。晚上总会有歌声、琴声、读书声在知青房四 周的山谷中回响。

今天,当我们知青在一起回顾这段历史,我们总 感觉在梁王坝台山当知青是愉悦的、幸福的,我们赶上 知青的好时光。为什么这样说?我认为主要是有这么几 个方面:一是随着全国一批又一批知青上山下乡,省、


市、县都相应成立了知青办事机构,从中央到地方对知

青工作很重视,党和国家出台许多有关知青的政策,因 此知青方方面面的工作得到极大改善。二是我们所处的 知青时期正值推广湖南省株洲市场社挂钩,集体安置知 青到农林茶场的经验,实行劳动在场,户口到队,生活 在场,分配在队,我们就属林、茶场的模式。这样安排 知青,比直接安排到生产队条件好得多。三是与老知青 相比,特别是和来自大城市的知青相比,我们没有远离 家乡、远离父母,没有思乡的怀念和亲人分离的痛苦。 四是我们当知青的时候,有从县里各条战线抽调的优秀 干部带队,由于他们品质优良、懂政策、工作经验丰 富,能较好处理上情下达、下情上传及知青与当地的关 系,为知青营造较好的工作生活氛围。如我们带队领导 赵永喜长期坚持和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工作、 生活中积极协调上下关系,使我们知青点很快就建起新 房,接通电,较快地改善知青点环境。五是常听经历过 知青生活的人说:当知青最苦的是挑柴,最怕的是缺油、 盐、柴、米、菜,最难干的是煮饭和养猪。我们知青户 的知青都没有这样的经历,我们的工作、生活、学习等 都是由台山领导班子统一安排的。13 ???位知青和各小队?抽来的?15?名农民是一个大集体,大家同吃、同住、同 劳动、同快乐。每个月国家供应给知青的和台山自产的 粮、油、肉一并由食堂安排,虽然吃得不太好,但吃饱


是有保证的。梁王坝台山有果木林大约 ?2 ??000 ?亩、田 ?26

亩、地 ?500 ?亩,但主要以经营果木林、茶叶为主,能在?收入中拿出一部分补贴生活。1977?年,随着?144?部队?医院进驻梁王坝大队后,我们的精神生活也丰富起来, 为加深军民鱼水情,知青和农村文艺骨干组织大队宣传 队,我们半天劳动、半天排演节目,经常和部队宣传在 大队、小队演出,宣传毛泽东思想,宣传农业学大寨, 每个月也能到部队医院看三、四场电影。

一样的青春 不一样的感悟

岁月如梭,沧桑巨变,知青时代已成为过去的历 史。我们时不时也会听到一些渐渐老去的知青抱怨,是 那个扭曲的年代蹉跎了他们的青春。仁者见仁,智者见 智。我认为知青的时代是高扬理想的时代,知青同那一 时代的绝大多数人一样,执着于为祖国、为人民、为社 会主义事业“只讲付出,不谈索取,到农村去、到边疆 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信念。不管今天人们对 知青做什么评价都已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年轻的时 候,我们的理想、我们的信念正和共和国的“主旋律” 合拍,当国家面临困难之时,我们服从国家安排,为的 是“锤炼红心,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在艰苦的环境 中,我们信念不衰、激情不减、挥汗流血,有的知青入 团、入党,有的从知青参军报效国家,有的在艰苦岁月


中找到终身伴侣等。我是从知青中走出来参加工作进入

公务员队伍的。在两年的知青生活中,我经历风雨洗 礼,在劳动锻炼中形成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我真实 地认识农村,认识给我们提供衣食的农民,认识共和国 最基层的现实。从老实巴交的“衣食父母”身上,我学 到艰苦朴素、忍辱负重、坚忍不拔、宽容豁达、奉献进 取的精神,成为我克服人生道路上碰到各种困难的精神 动力。成为公务员后,我在乡镇工作?20?年,经常扪心 自问:“我能为他们做点什么?”以此激励自己尽力做好 所承担的各项工作。

我曾是一名知青,我为此骄傲!无怨无悔!

【作者】红塔区政协干部 宋光海


无标题文档
  •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玉溪市红塔区委员会技术支持:玉溪网
  • 滇ICP备17001110号-1春节bet36体育在线